乐都彩票app下载

职工文苑

我的姥姥

济能发集团 2020/06/30 11:54

在这“粽香艾香飘满堂”的日子里,我想起逝去的姥姥。我的姥姥中等个子,胖乎乎的,不到60岁的她已是满头白发,每次看到她都是乐呵呵的,还没说话就先笑了,一张慈祥的脸映在我永远的记忆中。

姥姥家大门口是一个水塘,一年四季都有水,塘的东南面长满了芦苇,记得姥姥先把芦苇叶煮好晾干保存起来,说等新米下来就给我包粽子吃,没吃上姥姥包的粽子,也成了我一辈子的念想。但我爱吃姥姥腌的咸菜,屋门的右边石台上放着一个土陶黄褐色的咸菜缸,当时个子小,爬到石台上才能捞到咸菜,里面有好多,姥姥会随着季节往里面续一些其他不同的蔬菜,姥姥说这就是冬天的菜。现在想起那时刚蒸出来的馒头就着咸菜,比山珍海味还香。

每次去姥姥家我喜欢在坑里打水漂,光着脚丫摸田螺,在河边捡鸭蛋,每到星期五晚上,我就缠着妈妈去姥姥家,有时答应有时不答应,如因家里忙不能去姥姥家,姥姥会让小舅来我们家。后来长大了我才知道,姥姥做的针线活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好,村里人结婚套喜被第一首选就是姥姥,还有给小孩裁衣服,不用看小孩只说出多大、多胖、多高穿上就像量身定做一样。

时光荏苒,姥姥52岁得了脑血栓,落下了后遗症,说话说不清楚,但如果仔细听还是能听懂的,右手不灵活了,但还能拿住筷子,吃饭的时间长了一些,右腿跟不上左腿的步伐,拄上了拐杖,又过了几年,姥姥就去世了。

如今想来,我实在没能好好的陪姥姥,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,如果姥姥在的话,我会带着姥姥吃美食,把姥姥打扮成最时髦的姥姥。。。。。。。

圆中园公司 王震